卫公故人来

《真理是只大野鸡》


监视器

在每一个眼窝里绷紧

收音机

咀嚼着语言的垃圾

果实

为冰冷的暴风雨受孕

我们从墓穴中借来身体

问答题

消化词汇和理论的尸体

杀虫剂

结束掉所有的噪音

发条

他们咄咄逼人的正义

听起来更像是一种残疾

可是

如果

假设

假设真理是一只大野鸡

它命名的戏剧

是否有必要认真演下去

不要加入我们

任何事 人一多就变得不对劲

集体主义的读音是

推翻者继承被推翻的命运

那位著名人士变成了著名的失踪人士

惊悚乐永远先从后背响起

别担心我只是开个玩笑

什么都不会改变

谁也不会死去

这首歌开始变得刺耳了

但我并不想要救你













盾冬 欢脱向
第一次写同人也不太懂可能ooc?
可能连个文都算不上吧主要是为了自己甜。
大概就是讲冬兵选择性失忆,只记得自己是巴基,所以人设大概是披着p2皮的p3吧唧。
罗大盾世界第一忠犬。
两个人,甜。
就这样啦。
未完待续。 ​​​

两则广告。
(依旧是预告)

就瞎想。
(最后一张是一个即将要搞的大片的小预告)
(里面的单个的图源见水印)

今天的洛基也在很努力地成为一个反派呢。

Sebby,全世界最甜的小孩子。
Sebby的脸就是那种看起来柔软得像一团小点心一样,圆圆的,糯糯的,让人觉得抱住他的时候鼻尖会嗅到奶香味的甜。眼睛又大又轮廓精致,就好像如果有能雕刻出这双眼睛的刻刀的话,那一定是一把金制的,缀满宝石的,刀身布满玫瑰花纹的世界上最精美的刀。是不是把某两个孤独又美丽的星球嵌进去了呀,那么温柔又迷人的眼睛,眼尾尖尖地上挑,正好被那双像圣母的手指轻轻地沿着眉骨的轮廓抹画出的长长的浓眉包裹住。忍不住想伸出手去抚摸他的鼻梁呀,这张柔得像一摊湖水一样的脸上唯一一处能看出有坚硬的骨骼的地方,唯一能靠岸的石。让人着魔的更是他的嘴角啊,尖挑又微微上扬,像弦月的两端,能勾住灵魂一样的两弯尖钩。
最喜欢的就是他不自觉地流露出的委屈无辜的神情了,尖尖的嘴角向下弯下去,又变成另外一对致命的武器,他自己却还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浑不自知,一个拥有自己的浩瀚宇宙的小孩子。Sebby的脸是湖水的话,他的嘴就是湖中水仙的倒影了,任风拂过时吹动到哪一个方向,都有蛊惑路过的人纵身跳进湖心的魔力。
声音也好听。每一次听他开口说话都像撬开了一个仙蚌,里面的珍珠晃悠悠地滚落在红丝绒上,迷人,又不知晓自己究竟有多迷人。也像小猫趴在池塘边用肉乎乎的爪子轻轻撩过水面,小心翼翼的试探中就已经让对方荡起涟漪波澜万千。

干嘛这么对索尔?!!

人家的定语:最挚爱,最俊美
索尔的定语:手持雷神之锤(°ー°〃)
别人:英俊潇洒,昂首挺胸
索尔:呛着一鼻子水(°ー°〃) ​​​

大锤别和他们一起玩了,你带着基妹来我这儿,我养你们哈哈哈哈哈哈哈 ​​​

《纵情生活》中文填词:《虚诞歌者》

冕月
雾奄奄
氤氲灵魂清冽
靠岸在你的剪影连绵  夜色缱绻
赴宴
执花环
缄默也成语言
跋涉时间之河的幽暗  星火摇曳
流火万千
不燃烧殆尽怎能甘心谱曲安眠

是否浮生
不堪苦艾幻觉短暂
海窃取夜空的蓝 藏匿在你双眼
是否此生
只能流落于逢场寻欢
或与你
守昼夜
看世事折远

幻灭
亦惊叹
倘若人生苦短
请许我轻吻过你唇边  我的神殿
抹掉黄昏
只虔诚追逐你阴影落脚的蝶

是否浮生
不堪苦艾幻觉短暂
海窃取夜空的蓝 藏匿在你双眼
是否此生
只能流落于逢场寻欢
或与你
守昼夜
看世事折远

你姓名狭窄  我困于其间
演奏单调音阶
是我唤你的名字又怯

是否死生
恰如蜉蝣一日虚诞
唇与杯距离虽短 其间种种悲欢
是否此生
静默委身于坟土贪馋
或执念
纵歌乐
沐月光一片